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一章 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地方
    女人转过头去,没有再搭理苏言。
    发现求饶无果后,青年垂下眼帘,眼睛里迅速闪过一丝精芒。
    下一刻,他一把抓向了门把手,想要打开门跳车。
    即便车辆行驶的很快,窗外的景物迅速的倒退着,但苏言也还是打算跳车。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一条命。
    不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卫水。
    结果,他却发现车门根本打不开,早就反锁了起来。
    “呵!”
    前方的两人得意的发出两声冷笑。
    苏言颤抖的收回了手。
    打不开的车门,仿佛宣告着他最后一丝逃生的可能也破碎了。
    要死了吗?
    就要因为莫须有的‘得罪’,死去了吗?
    强烈的恐惧布满了苏言的内心,随之而来的还有着一丝疯狂。
    不,他不能死。
    他还有女儿,卫水还在家里等着他。
    为了她,他也不能死!
    一股不知道是勇气还是疯狂的情绪涌上脑海,让得苏言缓缓起身,然后猛地扑到了前排,双手死死抓住了方向盘,向着右边拼了命的旋转着!
    一切都是突如其来,以至于这两名女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从她们对待苏言的态度也能看出,没有捆绑,没有束缚,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像是不觉得一个手无寸铁的弱男人能做什么,又敢做什么。
    所以,在青年不顾一切的扑过来,做出像是要玉石俱焚的举动时,她们都心颤了一下。
    但她们毕竟是杀手,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开车的女人眼神(www.vkzw.com)一凝,一个倒拐就撞向了苏言的脸庞,而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则是伸手一把就抓住他的皓腕,是仿佛要将他的手腕直接捏碎一般的力道。
    “松开!”
    鲜血瞬间就从苏言的嘴唇上流了下来,被一个倒拐给撞破了嘴,手腕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的俏脸扭曲起来,布满了痛苦之色。
    但他依旧不肯松手,死死抓着方向盘,向着右边不断转动。
    两名女子被彻底激怒了,下手不再留情,把任务上的特别备注‘不要伤害目标’给抛在脑后。
    嘭嘭嘭。
    一连三个倒拐,那只手掌好像也握紧了,苏言的手腕传来一阵脆声,终于再也坚持不住,脑袋耷拉下去,直接昏迷了。
    驾驶座上的女子猛打方向盘,把即将撞向路边的车辆救了回来,这才深深松了一口气。
    “她爸的,疯子!”她斥道。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一脸阴沉,心中也是压抑着怒气。
    如果不是没有到达合适的地点,她现在就想把苏言直接给解决掉。
    她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一把就将昏迷过去的青年丢到了后面。
    突然——
    从前方的道路口涌出两辆警车,停在了她们前方!
    不好!
    她们瞳孔一缩,知道自己暴露了,急忙打算转弯掉头,可从后面也出现了两辆警车,逼迫她们停在了原地。
    她们被包围了!
    女人赶紧起身,想要把苏言抓住,用来威胁这些捕快,但车窗突然破碎开来,细小、锋利的碎片飞溅向她,让她只能躲避。
    下一刻,一把枪抵在她的头顶:“别动!捕快!”
    两名女子被抓住了,在捕快的扣押下上了警车。
    她们根本没有想到,她们如此隐秘的绑架,也能招来捕快的追捕。
    那只有一种可能,是她们的雇主出卖了她们!
    可是她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单纯的钓鱼执法吗?
    她们的内心蕴含着强烈的愤怒与恨意,却无济于事了。
    这时,一道苏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这里,唐馨迅速跑到了面包车边:“言言,你没......”
    话语戛然而止。
    苏言那张布满了鲜血的脸庞就出现在她的眼前,那张原本粉嫩、柔软,犹如果冻一般的唇瓣,在此刻变得无比肿大,甚至可以说是狰狞、难看的,破了两个巨大的口子,鲜血就从其中源源不断的流出。
    而他的两只纤细的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皓腕,更是一片青紫之色,同唇瓣一样彻底肿大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唐馨身躯僵硬的抱住了苏言。
    这是她第一次拥抱他,青年的身躯柔软到让人爱不释手,她的内心却没有一丝喜悦,脸上只有前世都很少出现的慌乱。
    她不想伤害苏言的。
    她只是想让他被绑架,然后她再出现救出他。
    这样,就会让青年更喜欢她一些,更依赖她一些,逐渐取代卫水在他心中的独一无二。
    她想要的,是自己的重要性超过了卫水,那么就算后者因为意外死去了,苏言也不会难过到想不开去自杀。
    所以,才有了这一场绑架。
    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不是强调过了,让她们不许伤害他吗?
    唐馨的内心涌出一团怒火,但一股血腥味窜入鼻中,瞬间就熄灭了她的愤怒。
    是她害得苏言受伤的。
    怨不得别人,怪不得他人。
    是她的错。
    “对不起......”唐馨低下头,低声道。
    【唐馨悔恨值+400,980/1000。】
    救护车总算赶了过来,唐馨抱着苏言,跟他一起上了车。
    【系统:又在作死!】
    明明可以不受伤的,非要跟别人拼命,身上不带点儿伤,浑身不舒服是吧?
    【苏言:刷悔恨值嘛,不寒碜。】
    系统恨得牙痒痒,想要把痛苦屏蔽给他禁用一段时间,看他又会感觉到痛苦以后,还敢不敢继续这样!
    但想了一会儿,它没有动手。
    不舍得......
    做完手术,叕到了熟悉的病房,躺到了熟悉的病床。
    苏言觉得很亲切。
    手术过程中,他观察了一下麻药剂量,觉得自己今天是醒不过来了,便干脆直接睡了过去。
    到了下午,病房里走进一位粉雕玉琢的小萝莉。
    唐馨一直守在苏言身边,此刻抬眼看了过去。
    “爸爸!”
    看见躺在病床上的苏言,卫水一声惊呼,赶紧跑了过来。
    苏言的唇瓣被黑线缝了起来,虽然到后面可以凭借不留下丝毫痕迹,但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两条蜈蚣一般,异常的狰狞可怖。
    卫水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爸爸,然后双拳缓缓紧握起来,转头猛然看向唐馨。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