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八章 棋局
    较为简陋的审讯室之中,林清圣看着死去的刑天族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刑天族人太决绝了,决绝的没有给自己留下丝毫的退路。
    他们究竟为什么忽然从守护人间数千年的角色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就近有什么样的力量在逼迫着他们来攻打人间?
    一种深深的寒意似乎渗透入了他心中。
    他感觉自己似乎看到末日边缘的光,那绝望的光芒。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对错,所有人都要为活下去搏命罢了!”
    林清圣喃喃自语地念叨着这么一句话。
    林清圣尽管从其中听不出来为什么这些人要强行“入主人间”,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那种绝望,似乎这些刑天一族的族人已经没有了退路。
    而同样的是人间也没有了退路。
    所有人都没有退路,所以这会是最后的一战。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刑天族人如此决绝?
    林清圣感觉自己必须问清楚,他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人道:
    “还有俘虏吗?”
    虽然问出了这句话,但是林清圣还是没有把握去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他也只能这么做。
    泰山之上的大战就没有停息过,那巨大的动静即便是这里也能够清晰地听到那里的战鼓。
    审讯室之中,站在林清圣身边的李成铭闻言回道:
    “还有两个,但是也都和这个一样已经在油尽灯枯的边缘了,这些刑天族人都很硬气,没有任何轻伤的俘虏。”
    简单地说是硬气似乎并不怎么妥当。
    李成铭难以形容刑天族人这种的决绝,他们就像是每一个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有进无退,有攻无守。
    以至于在人间这边根本没有几个俘虏,如果不是到了根本无法自杀的程度,这些人根本不可能被俘。
    甚至很多人到了这步也会被他们自己人杀死,就像是不想让同伴的尸体落在敌人的手中。
    “带过来,继续审!”
    林清圣现在只能想办法在俘虏身上。
    李成铭没有说什么,直接摆了摆手。
    “带人!”
    随着李成铭的声音响起,很快又是一个刑天族人被带了上来,他的亏物语身上双手已经被砍下,鲜血顺着断臂之处流淌而出,滴落在大地上。
    而一条腿也从膝盖的部分断裂,整个人的形象凄惨无比。
    但是他眼中的怨恨与疯狂却依旧没有任何的隐藏。
    “你们该杀了我!”
    一上来,林清圣还没有开口询问,那看上去只剩下一口气的刑天族人便主动开口道。
    他的眼中没有丝毫求生的意志,他似乎在进攻人间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彻底死在这里了。
    那种疯狂让人不禁地胆寒,即便他们是审讯者,但是此时面对这个被审讯者却依旧胆寒。
    坐在审讯座椅之上的刑天族人冷冷地看着林清圣等人,似乎他不是被审讯的人,而是审讯的人。
    “不然有机会我一定会从你们身上咬下一口肉。”
    那在死亡边缘的沙哑声音渗人肌骨,似乎这已经残废的刑天族人下一刻就会用他的嘴作为最后的武器。
    李成铭甚至本身毫不怀疑这一点,因为他见过这些刑天一族战斗起来的凶猛与悍不畏死。
    林清圣闻言眉头也攒簇起来,他之前已经采用过强硬的态度,但是在上一位刑天族人那里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所以现在林清圣决定改变自己的方法。
    林清圣看着眼前残废的刑天族人,能够感受到那种求死的意志,他俯下身看着这位刑天族人缓缓地道:
    “你对我的恨,毫无道理不是吗?”
    至少在林清圣看来这种恨意简直是莫名其妙。
    林清圣盯着眼前刑天族人的眼睛缓缓地道:
    “我们并没有仇恨,甚至从前几日前根本就不认识,我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要发动这样的悍不畏死的进攻,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吗?”
    “谈?”
    那残废了的刑天族人眼中已寄回闪烁着强烈的战意,他冷眼看着眼前的林清圣道:
    “我们没有可以谈的,除非你们臣服。”
    没有任何地妥协,如同带着无尽的疯狂。
    这就是这些俘虏最让林清圣头疼的事情。
    林清圣尝试旁敲侧击道:“我们不可能接受这样毫无理由、毫无逻辑的理由臣服。”
    “你们想要我们臣服,那么就给出理由,一个可信服的理由。”
    那刑天族人闻言笑得更加疯狂起来,他歇斯底里地道:
    “没有机会了,所有人都没有机会了。”
    “想要入主人间的人太多了,如果你们现在就臣服,那么或许会少些损伤,但是如果你们不愿意,那么很快三十三重天会彻底将人间刮分。”
    “所有人都要死,包括你。”
    “哈哈哈………”
    依旧是如同疯子一般的笑声,就像是末日边缘的前奏,让林清圣很难有一个好的心情在。
    但是林清圣还是认真地问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死?你们究竟为什么要进攻人间?”
    “因为………人间是唯一的幸存地啊!”
    “哈哈哈………”
    说着那俘虏疯狂的笑了起来,伤口再次被挣开,鲜血流出,滴落在上一位俘虏的血迹之中。
    狂笑之中,那刑天族人脑袋一歪彻底死去。
    但是却没有人笑,甚至整个审讯室之中连一丝声音都没有,所有的心情东渡变得异常的压抑起来。
    林清圣看着那死去的第二个俘虏,闭上眼睛缓缓了吸了口气道:
    “还有一个是吗?”
    “是的!”
    李成铭点了点头,气氛异常的压抑。
    “带过来吧。”
    林清圣揉了揉两眼之间的鼻梁,深深吸了口气道。
    很快,最后一个俘虏也被压了上来,简陋的审讯室之中地上与座椅之上已经一片殷红,血腥与压抑的氛围弥漫开来。
    这估计是最让人难受的一次审讯,因为这场审讯之中最痛苦的竟然是审讯的一方。
    最后一位刑天一族双肩头之上均被洞穿,留下了两个空洞的血洞,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林清圣等人,眼中俱是死意,似乎与之前的两个刑天族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让审讯的人心中压力更大。
    林清圣缓缓开口,似乎想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些。
    “我想谈和,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谈和?”
    那双紧紧盯着林清圣的眼睛眯了起来。
    “臣服,三十三重天会刮分你们,然后重新订立秩序,在这天崩之时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
    “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不然所有人都要死。”
    “或许我们也会死!”
    这道声音的主人像是在描述着一个寂灭边缘的世界,在这黑暗的世界之中所有人都在死亡的边缘,没有人能够逃离,也没有人能够幸免。
    “什么是天崩?”
    林清圣像是在求教,只要能够得到答案,那么他从来不介意使用什么方法。
    那斜靠在审讯座椅之上的刑天族人,胸前一双眼睛冷眼看着林清圣道:
    “你抬头看过天吗?”
    “你可以想象一下,有朝一日整个天空崩碎,天空之下的众生全部需要面对着这个劫难。”
    “无论是你,地上的蚂蚁没有人能够幸免。”
    “臣服,亦或者是死亡,你们好好想吧!”
    “哈哈哈………”
    说着那位刑天一族的族人再次笑了起来,他笑着笑着咳了起来,鲜血从嘴中流出。
    “咳咳咳……”
    “不要用描述,详细描述一下天崩。”
    林清圣感觉自己似乎要被这些俘虏逼疯了。
    但是那俘虏似乎压根没有回答他的意思,他就那么笑着,像是笑着这世间的苦楚,又像是笑着自己的一声。
    最终,那疯狂之中带着的歇斯底里戛然而止。
    三个俘虏全部死了。
    林清圣面色冷到了极致,他转身走出了这简陋的审讯室,他反手拍在了墙壁之上,混凝土的墙壁之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手印。
    林清圣抬头望去泰山的方向,那里的大战依旧在继续,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林清圣的耳边响起。
    “审讯有结果了?”
    林清圣回头望去,却见是身着道袍的道一,他摇了摇头道:
    “不能算是有结果了,只能说是有些猜测,这些刑天族人都不配合。”
    林清圣带着揣测的语气缓缓道:
    “我感觉他们或许在畏惧什么,这才来攻打着人间,而且按照他的说法,攻打人间的会是整个三十三重天的人。”
    “整个三十三重天,多么可笑,这可是当年人皇建立守护人间的。”
    道一没有接林清圣的话,只是皱眉问道:“他们害怕什么?”
    林清圣叹了一口气,道:“他们说这是天崩,取自字面之上的意思,就像是天地崩碎,所有众生都不能从这一劫数之中逃离。”
    “我看他们的意思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大荒怕是出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林清圣没有说透,但是两人都知道能够让人皇创立的三十三重天都崩溃,那么这件事必然恐怖到让众生畏惧。
    林清圣忽然之间想起了袁克用,如果是袁克用在这里的话,那么他应该会建议开启封天吧。
    想到这里,林清圣抬起头道:
    “国师那边怎么说?”
    “国师让我先回来,剩下的事情,他会和各个门派谈,不过国师会将大明的军阵调到泰山。”
    道一神(www.vkzw.com)色平淡地道:“凭借大明军阵,即便是局势再怎么恶劣,也能够让我们缓一口气。”
    他是经历的八百年前那场大战的人。
    泰山的战事并不能让他感受到绝望。
    “军阵真的有这么强?”林清圣带着一丝怀疑道。
    道一闻言笑了一下解释道:“古之大帝之所以能够在人间一言九鼎,都是因为军阵啊!”
    “在那个时代之中,古之大帝如果动用军阵,那么即便是传承千年的门派也有着倾覆之危,因为在人间这是几乎无可匹敌的力量。”
    “这是自从祖龙以来,所有古之大帝的威严所在。”
    林清圣闻言轻声道:“但是皇帝似乎还没有触及那一层境界。”
    这才是林清圣有些惶恐的,要知道之前的军阵都是掌控在古之大帝的手中的,但是现在皇帝朱蟜基绝对还没有达到古之大帝的境界。
    道一闻言摇了摇头道:“没有触及也足够了。”
    说到这里道一看向了林清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这个世界即便是真的天崩,也有人能够撑住,不要太过于担心。”
    “哪怕是我们真的撑不住,那不是还有那位天下第一人吗?”
    “大明的水比你想象之中的深,你没有看到从顺天府锁龙井之中逃出的那条真龙也没有敢在大明逗留吗?”
    “人间看似很脆弱,但是世界上或许比大荒还要强大。”
    “放宽心!”
    林清圣不清楚这究竟是道一在安慰他,还是世界本就是这样,但是他现在愿意将这些话听进去。
    因为林清圣忽然感觉大明涅槃者发展了这么多年,涅槃者似乎一直都没有左右超凡者世界的力量。
    “希望吧!”
    林清圣叹了口气道:“但是现在那位天下第一人还没有回终南山之上啊!”
    道一摇了摇头,道:“只要那位在人间之中,只要他想要看到,那么一定能够感受到这件事情。”
    “就是看他愿意什么时候出手了。”
    说到这里道一顿了顿道:
    “不过或许他们也因为某些事情不能出手,毕竟或许在他们那个层次会有其他的羁绊。”
    “我总感觉那位天下第一人似乎在下一局棋。”
    “天地为棋,众生为子吗?”
    林清圣看了一眼道一道。
    “或许是吧!”
    道一耸了耸肩道。
    但是即便是又能够如何呢?
    超凡者的世界终究是那些真正站在巅峰的存在才有资格说话的。
    ………
    而此时,文征明正在东海的水晶宫之中,水晶宫在深海之中似乎撑起了另一个世界。
    在文征明的面前是那一只金色的真龙。
    “关于这个计划,你知道多少?”
    文征明轻声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