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庚字卷第六十八节大生意
    来贾府只找贾赦,还是第一回。
    因为时间太紧,明日一早就要启程回永平府,冯紫英不得不“降尊纡贵”再来荣国府一遭,所以连在门口迎候的王善保都很吃惊,这可是稀罕事儿,冯大爷专门来找大老爷。
    原本是想直接托人信去找贾赦,但一来一去时间耽误太久,虽说贾赦这人也没什么面皮身份,但这样召之即来,万一这厮要拿捏一下,觉得他是长辈这样一召唤就过去有失身份呢?虽然大概率看在银子份上可能性不大,但是冯紫英还是觉得自己来走一遭的好。
    好吧,其实这些都是些借口,冯紫英来贾府的目的就是看还有没有机会再到王熙凤那里去见一面,哪怕明知道这半日时间不可能在一亲芳泽,但是总觉得心痒痒,几日不见,似乎就有点儿惦记了。
    不得不说,和王熙凤的一夕贪欢是冯紫英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性事最酣畅淋漓的一次,或许是王熙凤的特殊身份,或许是王熙凤丰软柔绵的身段,又或者是前世中看过《红楼梦》书和影视剧带来的某种特殊禁忌感受,亦或是王熙凤本身就天赋异禀,总而言之,那一夜便是过了几日,仍然让冯紫英回味悠长。
    要说身畔女人也不少,二尤,金钏儿和香菱,云裳不算,毕竟太过青涩,没有一段时间适应,还无法适应一个小妇人的身份,但这些女人或许都过于讨好自己,总缺乏一种驯服野马,又或者妾不如偷的突破禁忌滋味。
    冯紫英几日之内再入贾府,无疑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虽然来得突然,但是还是让贾赦喜出望外。
    这意味着冯紫英已经基本接受了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或许是自己开出的让岫烟入冯家为妾的条件让冯紫英满意了,又或者是可以获利分润让冯紫英动心了,但不管如何,这都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没有到大门口迎接,但是贾赦还是在外书房外边儿亲自等候,看到冯紫英进来,脸上的笑容和内心喜悦掩饰不住,就差点儿要和冯紫英把臂并肩而入了。
    “紫英,愚伯这两日可没有消停,这腿都跑得有些发颤了,府里马车几乎被我一个人独占了一辆,弄得府里马车都有些不够用了。”
    贾府自打出现财政危机之后,还是收敛了一些,王熙凤在一些方面也管得紧了一些,不像以往随便虚报一个由头,就能去领银子,现在连车辆外出都要计数,以便于日后计算这马车损耗情况。
    贾赦这几日霸着一辆马车从早到晚,几乎不歇家,王熙凤都遣人来问了,这边儿回答也是说大老爷从冯府回来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据说是大老爷和冯大爷要合伙做生意。
    这也引起了王熙凤的极大兴趣。
    贾赦能做什么生意?他那点儿本事王熙凤心知肚明,若非靠着冯紫英,只怕他走出去只怕都没有几个人能把他打上眼,当然表面上人家也还会给他几分尊重,但是若是论正事儿,只怕就没人会理睬他了。
    “平儿,你说老爷找铿哥儿来作甚?”王熙凤心里也是痒痒。
    若是论银子上的营生,她的兴趣不比贾赦弱多少。
    这纯粹是天性,哪怕是一颗心正在慢慢向冯紫英那边靠拢,但是对于银子的兴趣王熙凤却没有减弱过。
    不管怎么说,铿哥儿那边只是最后的兜底,现在自己在贾家的地位日益尴尬,虽说贾琏在外纳妾生子的消息还没有在府里边儿传开,但是王熙凤却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而一当贾琏某一日决定要携子回贾府的时候,就该是自己离开了。
    可以说现在其实就已经进入离开倒计时了,只不过不知道这个倒计时究竟是两年三年,还是半年一载罢了。
    既然迟早要离开,王熙凤更希望在离开之前挣到足够的银子,哪怕铿哥儿那边有允诺,但是自己挣到的银子总是底气更足一些,而且也能让铿哥儿不能小觑自己,对自己的惦念也能更甚。
    至于说是不是依靠冯紫英才能挣到银子王熙凤反倒没有那么在意,既然贾赦都能这样干,难道自己反而不能?好歹自己也算他半个枕边人了。
    “不知道,但是看大老爷那边都是派王善保跟着的,怕是生意上的事情。”平儿迟疑着道。
    贾赦身边贴身的人,一个王善保,一个王善保的女婿秦明,也就是司棋的老爹。
    秦家兄弟秦明、秦显是贾家家生子,秦家老大秦明跟了大老爷贾赦,然后娶了邢夫人陪房王善保两口子的女儿,生了司棋,而司棋又跟了迎春,但是秦家老二则是跟了二老爷贾政,秦显家的则在大观园南门管上夜。
    这两兄弟虽然是亲兄弟,但如今却是各为其主,当然这层亲戚关系在,自然也要比寻常亲近几分。
    “营生上的事情?大老爷和铿哥儿能有什么营生上的事情?”王熙凤意似不信。
    “奶奶,上回冯大爷来府里不是和二位老爷相谈甚欢么?不也说到城里人心惶惶,许多铺面宅子都要发卖,价格也跌了一大截,冯大爷不是说这蒙古人是秋后蚂蚱——蹦打不了几天了么?兴许大老爷就瞅准了这个机会,要去倒腾宅子铺面,赚个差价吧?”
    王熙凤冷笑,“大老爷家底儿有几个?不就是靠着孙家给他拿了一万多辆卖二妹妹的银子么?还有就是赖家那里榨了一二万两银子罢了,这好一点儿宅子铺面,哪个不要千两万两?你觉得你大老爷的性子,他敢去押注这等营生?就算真的有也不过一二罢了,这等事情能岂能让他亲自过府而来?”
    平儿一听也是这个理儿,冯大爷怎么会看得上这倒腾宅子铺子的营生,千儿八百的赚头估计根本就看不上眼吧,还别说亲自等们来找赦老爷呢。
    王熙凤略一沉吟,便吩咐平儿:”你去把小红叫过来。“
    平儿立即明白了,这是要让小红去大老爷那边打探消息。
    小红是林之孝的女儿,而林之孝家的却是个玲珑人,平素不多言多语,但是人缘关系却不差,连带着大老爷房里的下人们也都熟识,这小红去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要给几分面子。
    林红玉进来,王熙凤便吩咐了一番,林红玉也是精神(www.vkzw.com)倍增,能够被二奶奶委以重任,自然是要好生去表现一番。
    这边王熙凤在盘算打主意,那边迎春也是得了消息。
    “姑娘,莫不是冯大爷来向老爷提亲?”司棋忍不住问道:“听绣橘说,是我外公将冯大爷引进去的,直接去了大老爷外书房,后来连太太也跟了进去,这等阵仗,……”
    “不是。”迎春也是脸颊一阵潮红。
    她当然希望是冯大哥来提亲,但是那一日冯大哥就说了现在还不是时候,须得要暂时忍耐,等到时机成熟,至于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冯大哥没说,迎春就不问。
    她相信冯大哥的为人,自己除了夫妻敦伦之事没做外,其他恩爱缠绵之事都做得差不多了,若是冯大哥不要她,她便真的只有去死了。
    “那什么事儿值当老爷太太亲自去和冯大爷说,而且好像连宝二爷、环三爷这些人都没露面,以往宝二爷和环三爷都是早早就在门口迎候着的。”司棋一脸疑惑,“要不奴婢去看看?”
    迎春迟疑了一下,“司棋,你去莫要露了行迹,……”
    司棋啼笑皆非,“姑娘,奴婢去不过是溜一圈,又不会在老爷太太和冯大爷面前露面,就是问问我外公冯大爷来干啥,哪来什么行迹可露?不过若是遇到冯大爷,奴婢免不了也要提醒冯大爷一下,缀锦楼里可还有一个日夜思念记挂的姑娘呢。”
    被司棋这话一下子个逗弄得眉目含春,眼波盈盈,那份情意几乎要从眼眶中溢出来了,看得司棋也是叹息不止,若是冯大爷真的辜负了姑娘,自己都不能罢休。
    迎春也觉得自己好像一听见冯大哥来了,便一下子就乱了心志,失了分寸,既盼着冯大哥能来看自己,又怕影响了冯大哥的正事儿。
    “司棋,你莫要去说这些,冯大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儿才会来找老爷,你去一边儿打听一下即可,……”
    见姑娘那欲言又止羞怯期盼的神(www.vkzw.com)色,司棋也是不忍心再多逗弄,点点头:“奴婢知道了,但愿冯大爷能随时记挂着姑娘的好。”
    司棋从缀锦楼出来,便疾步往园子大门走,一出门就看见蜂腰桥那边秋爽斋的门也开了,探春带着侍书也出来。
    司棋怔了一怔,莫不是三姑娘这么早就出门,这可少见,难道也是为了冯大爷来府里不成?
    只是想归想,司棋却是面色不变,笑着迎上去打招呼:“奴婢见过三姑娘。”
    “司棋,二姐姐在家么?”探春也是点点头,面色淡然,“你这么早出门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