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漫长一日(上)
    胡铮久战鬼婴不下,也打起了火气,本不想退,但是转念一想,对付这些异类,有时候真是一物降一物,或许风中忆有杀鬼婴办法。
    胡铮就撤出提剑朝天蚕女那边飞掠过去。
    风中忆则开始急攻鬼婴,剑光如织,快若闪电,身上各处剑光飞射,带着破空之声,挟着无数飞雨罩向鬼婴。
    攻势惊人。
    面对大虞第一剑,鬼婴也不敢丝毫大意,他小心翼翼应付着风中忆暴风急雨般的攻击。
    风中忆则是越攻越快,鬼婴出手也不断加快,他那张鬼婴面也越发狰狞可怖。由于二人出手快,没多大功夫,二人已交手数十招。
    蓦地,鬼婴似抓住了机会,他发出一声幼鬼般的嘶鸣,身形连续颤栗,顷刻,鬼面上一串串鬼婴儿扑出。也不知有多少个。
    几乎同时,那只幽灵豹子也出现在风中忆身后,一双阴幽幽的眼睛在雨中发着骇人凶光,随时要扑向风中忆。
    风中忆察觉出身后有异,但是他现在不能回头!
    此刻,风中忆也无暇应付身后幽灵豹子,因为他眼前,一片鬼婴儿嘶鸣扑来,那景象,惊人心魂。
    稍有不慎,只要被一个鬼婴儿附体,后果也不堪设想。
    风中忆不管身后幽灵豹子,他准备承受幽灵豹子撕咬。
    在这电石火花间,一本书从风中忆左袖滑出。
    风中忆绰号书剑郎,他离不开书。
    虽然现在没有了装书的箱子,他也很少再看书,但是有一本他永远携带在身上。那是他的诗集。里面所有的诗,都是这些年来为香儿写的。
    这本诗集滑出便散开。
    如天女散花一般。
    一张张书页在飞向那些扑来的鬼婴儿。一张张书页也都准确无误“啪啪”拍在鬼婴儿狰狞的面孔上。
    风中忆对书页的运用,同样出神(www.vkzw.com)入化。
    那些鬼婴儿被书页遮面,瞬间都失去了目标。
    鬼婴儿们乱飞乱撞。
    书页数量超过那些鬼婴儿,于是剩余书页漫天飞舞,罩向鬼婴。
    这一刻,鬼婴大惊。
    他再看不到书剑郎,他眼中只有无数如白蝴蝶般的纸张飞舞。
    鬼婴惊愕之下,赶紧发出怪异嘶叫,让幽灵豹子攻击。
    风中忆也准备承受幽灵豹子从身后攻击撕咬,他是准备以伤换鬼婴的命。但是就在这瞬间,一股腥风大作,腥风涌向那只幽灵豹子。
    这股腥风,是一条巨蟒。
    阿龙咒的巨蟒。
    阿龙咒就在附近战斗,这条巨蟒也经助阿龙咒杀了几名异类了。阿龙咒此刻和一个挥巨大砍刀的异类打斗。
    这个异类力大无穷,巨大砍刀足有三百斤重,挥舞起来声势惊人。
    阿龙咒担心爱蟒被劈中,所以他让巨蟒离身,独自力战那个异类。
    这条巨蟒盘在旁边一株大树上,悄无声息,人们几乎都快忽视它了。而这条巨蟒一直窥视着那只幽灵豹子。巨蟒好像比主人聪明多了,没有实足把握前不贸然攻击,它在等着时机,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所以,幽灵豹子觊觎风中忆,巨蟒则窥视着幽灵豹子。
    这一刻,蓄势已久的巨蟒骤然发起攻击,一下便将幽灵豹子缠住。幽灵豹子发出嚎叫,拼命挣扎。巨蟒则一圈一圈将幽灵豹子缠住,身体也不断收缩,幽灵豹子全身骨骼尽碎,发出惨烈哀嚎。
    幽灵豹子的嚎叫声声如刀切割在鬼婴心上。
    鬼婴更是惊怖。
    此刻他眼前尽是飞舞的书页,他就是想释放鬼婴儿,也没有目标。
    一张纸飞向鬼婴那张狰狞面孔,鬼婴赶紧挥手击打,也就在瞬间,一道光,剑光,从闪电还要快的剑光,从那些飞舞的书页缝隙中而出,刺向鬼婴咽喉。
    鬼婴根本躲不过去了。
    就在他手打飞那张书页瞬间,那道剑光也没入鬼婴咽喉。
    鬼婴咽喉喷出一股血,他身体摇晃几下,然后仰面朝后跌去。
    “砰”一声,鬼婴跌在血红的泥水中。
    与此同时,幽灵豹子嚎叫声音也戛然而止。
    被巨蟒给箍死了。
    鬼婴一死,那些被书页遮面的鬼婴儿一个个都飞灰烟灭了。若干书页飘落,落在鬼婴身上。鬼婴身上如盖了一条书页做的“被子”。
    帝神(www.vkzw.com)八使之首被杀,让异类们开始慌恐,也削弱了他们斗志。
    书剑郎杀了恐怖鬼婴,联盟一方的人群情振奋,他们发出兴奋呼喊。
    一些异类则不断发出怪叫声,这是暗语,希望撤退。
    此刻异类中地位最高是魔君,但是魔君是不会轻易下撤令的。他恨不得将联盟所有人都杀完。
    剩下两个地位高的,就是幻梦使和幽游画师。
    幽游画师此刻是心惊胆寒,心里冷气直冒,周身冰冷。
    武林大会上,万千高呼要将他千刀万剐,已经让他惶恐不安了,如今血帝被杀,洪荒婆子被杀,现在鬼婴也被杀了,这更是让幽游画师魂飞魄散。
    他也再没有勇气继续打下去了。
    所以幽游画师趁着混乱先遁离这残酷战场。
    幻梦使此刻是被十几个高手围着攻击。其中还有两名葬魂僧,还有天极派首座。
    幻梦使周身也伤痕累累。
    幻梦使是一个智者,他明白,尽管从局势上看,己方坚持,但是大势已去了。而且联盟一方还会来援兵,血月这边,则是死一个少一个,根本无法补。
    所以再打下去,除了付出更大伤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幻梦使本来还打算,将联盟的人打败,然后抢回血帝尸体,现在这想法已经不现实了。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传入幻梦使耳朵。
    “趁着还能走赶紧下撤令,不然就都走不了了。”
    幻梦使立刻听出这是谁的声音了。
    他心里一阵激动。
    幻梦使也正有撤意,于是他大叫道:“撤,都撤!”
    围攻幻梦使的高手们哪能让他跑了,众人怒吼更是猛攻幻梦使。也就在这时候,攻击幻梦使的高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就连那个四重葬魂僧都未看到对手胸口便裂开栽倒在血泊中。
    无极首座大惊失色,他手中的剑胡乱挥舞,突然,一道无形劲气没入他后背,他身体痛苦抽搐朝前扑倒。
    片刻之间,围攻幻梦使十几个高手,倒下七八个。
    这让其余几个惊得魂飞魄散。
    也就在这时候,天空雷声大作,闪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
    这一刻,也正是虞囚凰死去时候。
    这一刻,一个诡异身影也出现在幻梦使身旁。
    --------------
    估计还有人等,这章先不校对,发上来后台校对,祝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