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2、魔鬼附身案丨审判候选人丨压倒性的胜利
    五天后。
    巴鲁赫的办公室内。
    柯尔的手边放着一杯红酒,手里拿着一份永不公开绝密等级的档案。
    天灾党徒。
    黑暗世界的救世主。
    人类世界的终结者。
    具体成员数量不详。
    第一次出现在猎魔团视野,需要追溯到1719年冬天,臭名昭著的‘大洪水’事件。
    天灾与瘟疫的肆虐下。
    数以十万计的平民死亡,百万人无家可归,经济损失超过三亿镑。
    在那个纸币最大面额只有一镑,尚且流通银币的年代。
    一亿镑的赈灾拨款。
    令帝国财政伤筋动骨。
    至今为止。
    天灾党徒成员,猎魔团确切掌握的人员只有两个:吸血鬼阿尔卡特,疫病女巫榭莉·诅咒之血。
    后者是‘大洪水’事件的始作俑者。
    距今为止,仍在被猎魔团通缉,由审判序列猎魔人(被涂黑的名字),专一负责追捕,监视她的动向,以免‘大洪水’事件的惨剧,再次上演。
    前者则是‘血潮事件’与‘诺德教团事件’幕后的真正主使。
    交由审判序列猎魔人(被涂黑的名字),负责追捕。
    看完文件后。
    放在桌子旁边。
    巴鲁赫给他的秘书施以眼色,西尔斯快步走过去,把文件重新封装好,带出办公室,下楼,准备交还给序列秘所。
    “在我查到这件事与天灾党徒有关后,猎魔团和帝国军部已经做好了全面开战的准备。
    老实说,在收到你们从血奴巢穴中传回来的消息后,首相大人和陛下,加上军部高层的老家伙,我们一天一夜没有合眼。
    甚至已经向我们的盟国,白月共和国发出了增员请求。”
    端着酒杯,靠在办公桌前面,打趣道,“现在这里没有别人,柯尔·沃克部长阁下,不止我想知道,陛下和帝国皇家学会。
    都非常想知道,紫外线炸弹和免疫抗体样本,究竟是谁提供的?
    如果他愿意站出来。
    今年化学和医学方面的奖项,一定会拿到手软。”
    柯尔端起酒杯,冷漠道,“他有家室,巴鲁赫阁下。”
    耸一下肩。
    巴鲁赫无奈道,“好吧,当我没说过。
    还有一件事...”
    转身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柯尔,说道,“白月共和国那边分享过来的案子。”
    与蒙锡帝国本土,孤悬海外不同。
    白月共和国属于大陆系国家。
    两国在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是传统盟国,之间只隔着一条横跨宽度两百海里的蒙锡海峡。
    案子的简报一共有十四页。
    翻看完以后。
    柯尔眉头微皱,说道,“魔鬼附身...他们处理不了吗?”
    “你拿到的只是这个案子的卷宗的很小一部分,具体原因,白月那边目前还在调查。
    虽然比不上你这些年处理的大案,但这种案子的性质极其恶劣。
    如果你有意接下来,我会和白月那边联系。”
    把案子的简报翻回第一页。
    目光落在受害者的照片上。
    沉默一会。
    起身把简报折起来塞进大衣的口袋,转身离开。
    “帮我找一个翻译。”
    砰。
    办公室的大门被重重关上。
    巴鲁赫一口喝掉杯子里的红酒,在刚才秘书送来文件中取出一份审核文件。
    鲜红的盖章与女王署名。
    说明他提交上去的审核,得到了允许。
    目光停在标题上:关于把柯尔·沃克,列入审判序列猎魔人候选人名单的申请。
    笑一下,把文件塞进抽屉。
    然后拨通电话。
    “转到外交大臣...”
    另一边。
    特殊部办公室。
    作为前黑蛇大队的建队元老,处理过巴斯小镇事件、女巫再临帝都事件、纽卡市事件的猎魔人,哈迪有样学样。
    把穿着崭新皮鞋的脚搭在桌子上。
    油头一丝不苟。
    完全无视办公内其他同僚诧异,与造成心理不适的目光下,嘴里叼着烟,手里捧着今天早上刚送来的报纸。
    头版头条:应对血潮事件,帝国最新研究出的军用武器,大显身手,捷报连连。
    下面还有一张战地记者的配图。
    三名士兵扛着枪,其中一人手里拿着紫外线炸弹,站在一大堆血奴死后的灰烬中,喜笑颜开。
    “医学界重大发现,血潮事件推动无害化免疫原,在治疗传染性疾病方面的发展......啧。”
    把报纸合上放到一旁。
    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刚刚走进办公室,冷着脸的夏恩小姐。
    “哈迪·贝坦尼先生,请把你的脚拿下来,这里不是你的私人办公区域。”
    显然。
    小个子满脸的笑容,完全没有把夏恩的叱责当做一回事。
    “夏恩小姐...”
    不过话未说完。
    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走进办公室,余光瞥见来人,急忙把脚放下去,起身站好,拉一下衣摆笑道,“早上好,部长阁下。”
    正在办公室忙碌的众人,见到柯尔出现在门口,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或是点头示意,或是微笑,作为问候。
    柯尔把烟蒂碾灭后丢进垃圾桶,“哈迪,你和夏恩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小个子似乎有些做贼心虚,急忙回应道,“呃...当然!没问题!”
    就算有了许下婚约,经历过生死的玛丽安,色坯本坯的哈迪,依旧不老实的偷看一眼夏恩,讪笑一声。
    等他们离去后。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还在讨论报纸上,关于血潮事件,帝国与猎魔团呈现出的压倒性的胜利表现。
    盘踞在各地的退化后吸血种,被帝国军队与协同作战的猎魔人大肆清缴。
    拥有军队前线特供疫苗后,血潮事件造成的感染和扩散,被有效的遏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
    特殊部财务科新调来的科长,一位年约三十多岁的男人,端着早上新沏的热茶,一副热衷于八卦的中年妇女模样,对其他同僚笑道,“虽然报纸上这么报道,但我听说,这两样东西是一个匿名的科学家,转交给柯尔部长的。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种功成名就,未来事业一片坦途的机会竟然不好好把握。”
    一个听说过不少内情年轻女职员,说道,“你不怕死,有人怕,况且,我听说血潮事件和一些绝密等级的任务有关。
    一旦沾上那些东西,死全家都是轻的。
    这种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呃...我就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