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借题发挥
    王烈父子之死,由于那士子中途出来捣乱,坏了名声,在坊间并没有激起什么风浪,可在朝堂里却掀起轩然大波。
    被徐佑召回重新主掌御史台的张籍也压不住手底下的御史,御史台有两个监察御史,是朝中最著名的两大刺头,分别叫程嘉年和唐天济,上疏大骂徐佑欺君罔上,擅杀臣下于暗室,三省当查明真相,给天下一个交代。
    徐佑现在握着批红权,任你御史骂,所有的奏疏都留中不发,他不批复就等于不存在。
    这是比脸皮厚度的时候,也是比耐心的时候,千万不能因为挨骂就处分御史,到时候一个堵塞言路的帽子扣到头上,摘都摘不掉。
    这日散朝后,程嘉年和唐天济结伴到画舫饮酒,听着琴曲,抱着歌姬,说起王烈之事,犹义愤填膺。
    等到月上柳梢,酒到酣处,突然一黑衣人破窗而入,钢刀闪烁着寒光,在众歌姬的尖叫声中,直冲两人要害。
    程嘉年大骇,把唐天济推向刺客,自己转身准备跳河逃命。
    刺客显然是个老手,刀光不停,砍唐天济脖颈,左手一扬,毒镖闪电而至。
    眼看要扎入程嘉年后心,舱室内鬼魅般多出一人,正好挡在程嘉年身后,探手抓住毒镖,如摘花般轻易,同时弹出两缕指风。
    钢刀从中断裂,刺客全身经脉被封,呆站当场,双眸露出惊恐的神(www.vkzw.com)色,再也动不得分毫。
    他连自尽都做不到!
    程嘉年和唐天济死里逃生,浑身瘫软,一坐在舱室地上,一靠着舱室墙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后心已经湿透。
    他们是御史,习惯了疯狗似的骂人,从皇帝到百官,骂谁谁憋着,不用考虑后果和顾忌风险。
    这次骂徐佑,也只是说王烈父子没有经过合法的审讯,死因存疑,其实风险很小,收益却很大。
    没想到,两老油条在河沟里翻了船,遇到了刺杀!
    “我叫清明,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人名树影,清明作为徐佑身边最神(www.vkzw.com)秘也最信任的影子,从朝堂到江湖,现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程嘉年和唐天济对视一眼,刚才事发时,两人还以为是徐佑派的刺客,可清明出手救了他们,那说明刺客另有其人。
    会是谁呢?
    唐天济突然想起被程嘉年当成人肉盾牌,顿时怒目而视,要不是身子酸软,这会就要扑过来,生啃了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谁派你来的?如实招供,我答应留你全尸。否则,以秘府的刑罚,天下没人熬得过三个时辰,你大可以试试看!”
    刺客彻底绝望。
    没能第一时间自尽,他知道绝对熬不过秘府的酷刑,事已至此,与其受尽折磨后再招供,不如干脆招供,换一个舒服的死法。
    清明从他嘴巴里搜出毒药,然后放开了禁制。刺客心知修为差距太大,没了反抗的心思,乖乖招供。
    果然,他是庾氏豢养的死士,受上头指派来刺杀程嘉年和唐天济。
    程嘉年惊道:“庾氏为何要杀我等?”
    唐天济讥嘲道:“这你也猜不透?摆明了要嫁祸给太尉……”
    程嘉年自知理亏,也不敢还口,怒骂道:“庾朓这个老革,撺掇我等上疏弹劾太尉是他,现在派人取我等性命的也是他。我程嘉年从今往后,和庾氏势不两立!”
    唐天济冷笑道:“庾氏是江东第一大族,你和人比,是蝼蚁和龙象之别,不两立又如何?”
    “够了,闭嘴!”
    清明打断两人的口水官司,道:“两位御史,随我去一趟廷尉署……”
    廷尉接了案子,随即派出廷尉左平前往庾氏在燕雀湖外的别墅,将涉案的庾朓第八子庾鲤传讯到署。
    庾鲤不服约束,率家兵反抗,砍伤了廷尉左平,然后逃逸出京。廷尉知晓后,立即通报大将军府,请求出兵协助追捕。
    为了防止庾鲤逃到庾氏主宅藏匿,徐佑命曹擎率中军五千人包围了庾氏主宅。
    铁甲寒衣,刀枪林立,
    庾氏百余年来,还是首次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
    “参见侍中!”
    府门砸开,曹擎走到院子里,看到庾朓,恭敬的行了军礼。
    庾朓身后是庾氏的子子孙孙,大概数百人,左边站着庾茂,他上前一步,怒道:“曹擎,你为何带兵围庾府?”
    曹擎看都不看庾茂,道:“侍中,贵府八郎庾鲤,因被怀疑和谋刺程、唐两位御史案有关,在廷尉署传讯时负隅顽抗,砍伤廷尉左平,现在逃逸无踪。我奉太尉之命,特来府内搜寻,若八郎果真躲藏在此,还请侍中大义灭亲,免得大家为难……”
    庾朓笑道:“我今日若是不遂太尉的意,曹将军是否要血洗庾府?”
    曹擎微微色变,语气慎重了几分,道:“不敢!太尉只让我协助廷尉署办案,并特地叮嘱不许对侍中有任何不敬。”
    今日若真血洗了庾氏,整个江东世族将和徐佑成不死不休的局面,连顾陆朱张都不会站在他这边。
    那时候,可就真的成了过街老鼠,再无翻身的可能。
    “回去告诉太尉,庾鲤犯案,去抓庾鲤就好,他不在府里,也不须你们来庾府耀武扬威。”
    庾朓声音不高,可威严毕露,作为屹立在帝国顶端几十年的人,那种无可比拟的气场,确实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胆颤。
    “若曹将军非要搜府,大可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曹擎吓得慌忙躬身,道:“侍中言重了!既然侍中说人不在府里,那定然不在,今日失礼,我改天再向侍中请罪!”
    “走!”
    曹擎带兵离开,庾茂恶狠狠道:“竖子敢尔!”
    庾朓却突然摇晃了一下,庾茂赶紧扶住,道:“阿父,阿父……”
    “我没事,速去命人修好大门,阖府上下,不许一人外出!”
    “啊,那八弟他……”
    “顾不得了!”
    庾朓心痛的道:“徐佑这是故意削庾氏的颜面,秘府太强大了,鲤儿逃不掉的,他不该冲动砍伤了廷尉署的人,现在搞成这样,顾不得他了……”